博客作者: 红贻

红楼红颜今安在,贻误散尽笑春风。
微博:

 『红贻』每一个人都是自己故事和人生的主人

1
早晨在卫生间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妈妈的一个朋友,女,马上快70岁的老人了吧,我们家人一般都亲切地喊她“大姨”。 记起她,很偶然也很必然。 很偶然。 很多年前的时候,回娘家的时候,偶尔会有一个瘦弱但精神矍铄的妇人穿梭在父母的家里,她黑瘦矮小,估计只有有70-80斤的样子,黝黑、黝黑的,似乎还暗藏一股黄,看得出来,她对父母亲很热心,父母亲也对她很客气……打心底里,我是不怎么太喜欢这样一个人的,至少我觉得我和她 […]

 『红贻』说不出的生活哲学

1
以文字取暖,在初冬的时光里。 混乱,其实是生活最常规的一种状态。我说的混乱,并非本质上的生活状态,是说生活的每一天从来都没有彩排,从来都是在无机有序地发生,无论你念或不念,想或不想。 人说,时光越老,人心越淡,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只是,在有限的时光里,如何让自己的生活过得热气腾腾。 现在,觉得最大的快乐就是说话,以口头的或者是文字的方式,说,是一种最简单的表达。儿子热衷的“疯了,桂宝”里也说,最大 […]

 『红贻』每天都要把认为重要的事情在第一时间处理掉

1
每天都要把认为重要的事情在第一时间处理掉。 每天太阳都会升起,我们都要学会与自己相处,与自己的心灵润和,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事情在第一时间处理掉。 文字的心灵鸡汤太繁盛了,心灵的盛宴过多也需要一种释放。其实人在世间真得很简单,在每个年龄阶段做每个阶段该做的事情。在对的时间和空间,做最好的自己,做最好的我,人其实在世间,要的就是一种谐和安康。但是,心灵总会在某个阶段发生救急的声音,那就要好好处理自己的 […]

 『红贻』处处鸭子是扁嘴

1
“处处鸭子是扁嘴?!?读民谚,小喜。 国庆期间有个高中毕业20年的同学会,因相关原因我没有参加,但此后同学群里的热情很是高昂,沉寂很久的群似乎被什么引燃了一样,有话没话地都在里面叙叙叨叨,带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滋生着各种各样的情感,燃烧着无与伦比的同学情结。 “同学会”其实并没有什么,其实是一群人一起走路或者一起起飞,到了一定的时间或者情感节点大家抽空一起结伴来回望一下。我对同学会向来没有什么好感,我 […]

 『红贻』何来之有的“黄金时代”?

1
……随着《黄金时代》的宣传与热映,“黄金时代”这个词语组合就此挤入了当代的流行语汇。它特指20世纪的三四十年代,由萧红及一群左翼文人以情爱为核心、流浪为载体的故事延展而来,披上了爱与青春、自由与梦想的浪漫外衣。甚至有人直接描绘这是“一个民气十足、海阔天空的时代,一群年轻人经历了一段放任自流的时光,这是所有文艺青年的黄金时代?!薄凇扒啻褐琛钡南炝量诤乓蛭馐缎翁始澳甏迷抖幌悠偷?,“民 […]

 『红贻』关于对陈独秀《小学识字教本》的些许认识

1
对于陈独秀的认识,于我来说不算深刻,我是典型的70后。在地域关系上,陈独秀是我的老乡,很多怀宁人谈及家乡,势必会提及此缘。地域关系是一种最原始的情感共鸣,也是一个人对自我最初标签的一种认知。 对于独秀先生的认识,除了在书本中对其某些见解外,最深刻的两次对独秀先生的深层了解,一是几年前读了良友闺蜜操风琴先生在重庆江津采访之余留下的佳作《身处艰难气若虹——陈独秀旧居怅想》,我和风琴先生有20余年的友谊和 […]

 『红贻』父亲,一路走好

1
父亲于2014年9月21日(周日,农历八月二十八日)凌晨5:40走了,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原本想着9月20日(周六)先好好参加一下公共知青沙龙八周年的庆生活动,周日按照工作需要正常值班,国庆长假再回老家,好好在家呆一段日子陪陪父母家人。 把一切安排妥当后,这个周末我没有按照以往的习惯回老家探望父亲。 父亲自今年5月3日(农历四月初五)第三次犯?。怨H┮岳瓷硖迕靠鲇?,随时担心他会离去。但我感觉父亲的生命力还 […]

 『红贻』有这三个字,不枉当N年蚂蝗

1
香樟树 17:20:17 都是文艺大咖的范。 香樟树 17:20:30 20号准备什么大节目呢? 于继勇 17:21:02 没有,就是走红毯。然后,举行一个小聚会。 于继勇 17:21:07 颁奖 香樟树 17:21:22 嗯,我要去会会你们的范了。 于继勇 17:21:34 你没报名? 香樟树 17:21:42 报了啊。 于继勇 17:21:54 那就是一起玩。 香樟树 17:22:31 你应该颁我一个 […]

 『红贻』【李青】八年后,再看公共知青沙龙

1
我是公共知青沙龙的旁观者。 八年前,在沙龙初成立时,有耳闻,也有眼见。但从未走进。八年中,断断续续听说过沙龙组织的活动,也曾在一个凉爽有风的夏日晚上,听过沙龙里一节关于星座的课程。   最近,让我再次有机会走近,是沙龙的八周岁生日要到了。 在心里,当啷了一下,八年了,为自己不经意就悄悄走过而没有多少成就的八年惊叹、怅惘。   从庆典的宣传片中,尽管只有一分多钟,但看得出来,沙龙踏踏实实地走 […]

 『红贻』慢慢地柔和

1
  甲午2014年农历七月初二,皖地长江西路XXX号。 昨天晚上冒着瓢泼大雨从怀宁老家赶回合肥,和朋友说,我这次真不想回来,我觉得每次奔波于怀宁到合肥的路上,总感觉有一种去异地谋生的凄怨。尤其是这次,我更是带了更多更远的乡愁离开娘家,尤感故土亲、家乡亲、娘家亲。 父亲依旧躺在病床上,消瘦得厉害。我们只能尽着儿女应有的本心、自心、清心及孝心让他不孤独不寒冷,好在弟弟妹妹都在他们身边,我也多了一份宽慰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