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红贻

红楼红颜今安在,贻误散尽笑春风。
微博:

 『红贻』孤独的邂逅

1
           相信,在每个灵魂的背后,其实都有难以言语的情愫,所以,我们会忧伤,所以,我们会悲悯,所以,我们会无奈……         很年轻的时候,我们总会相信命运会有奇迹,总相信会是穿上水晶鞋的灰姑娘,总相信会穿透命运的魔镜到达生命的彼岸,总相信在那个暗夜,会有另一个人捧着自己失落的灵魂的另一半,总相信……  & […]

 『红贻』低眉浅笑的女人

1
         碰到云,了解云,知道云的故事,是在做她编导的一个访谈节目的嘉宾后,一个小巧的南方女人,一件略显单薄的旗袍,一对可人的女人屐鞋,一双略显成熟又带点凄怨的双眸。         她的先生已故去一年多了,这个小女人独守在这个城市,用羸弱的双肩负起命运的背篓,不抱怨,很坦然。那段生命中的爱情,已随着岁月的嬗变凋零飞落。她与先生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只有五年,但她说,这五年可以 […]

 『红贻』禅来烦去

1
        从不研究佛与禅,但一直喜好,手捧禅或佛的书,就像找到了一种心灵的归属,那片刻的归属是安静的,祥和的,静谧而宁静的。         总觉得,喜欢一种东西就是一种精灵的附身,就像抽烟的女子,女子抽烟本身与品性无关,而与精神或者某种精灵附身有关。这似乎为女人抽烟找到了一种间接的出口。       […]

 『红贻』淑女也妖娆

1
清晨,舒坦地伸开懒腰,我起床了,奔赴另一天的生活。 站在阳台,极目远望,山雾迷茫,太阳已经在东方悄悄露出她的笑脸。 对镜自照,已过30岁的我,浅浅的皱纹在眼角笑我的暧昧。拿出久违的化妆盒和首饰盒,那里堆积着一个女人曾经的妖娆和繁华心情,化妆盒很少用,口红、眼影、睫毛膏,日常的生活很少启动这些尤物,首饰盒却堆积着我在各种场合买下的一份心情,西藏天珠的手链,宽宽的流行的红手镯,翡翠玉挂件,奇形怪状的 […]

 『红贻』农妇、山泉、有点田

1
农妇、山泉、有点田 日前在MSN上看到一男同事的理想宣言:农妇、山泉、有点田。乍一看,禁不住气喷。细细一想,真的是很不错的一理想环境和境界。男人的理想应该离不开女人、物质和资产,而这恰如其分的农妇、山泉、有点田正好对应了男人的理想概念。 千百年来,男人注定是要为女人和权力去争取奋斗的。农妇,在某种意义上是男人对心底需要的女人的一种新型肯定,农妇,应该是勤劳的、温柔的、持家的;山泉,在某种程度上是男人对 […]

 『红贻』每天三千字,早日奔小康

1
看到这个号召,确实兴奋了半天。多少年来,我沉迷于文字,以致把很多重要的东西都丢失了。当别人在南山采撷硕果的时候,我却在失调的枝头摇晃着教训。 如今,当文字真的能换到钱的时候,我却没有写的欲望。再说我的小文字只属于个人小情愫的迷茫,丝毫拿不到大场合去显摆,所以,所以……要说写,前几年还在整理自己想写的《一个三十岁女人的灵魂喂养日记》,现在自己看着都发笑,别人看着不知道感觉更糟糕,或许压根都不想看,呵 […]

 『红贻』读一本好书

1
读一本好书     摸着手头这样的一本书,好象摸着自己的孩子,那种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四年前,这本书陪着我走过了一段艰难的精神泅渡岁月——《快乐者生存》-破解幸福生活的密码。它的作者是美国的维尔尼.孔蒂。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季,我走入一种人生很难熬的境地。面对生活的巨大压力,我很难有快乐的心情。经常有一种被生活压抑得快死亡的感觉,在这个城市的夹缝里,我生活得很累很累。我经?;嵩?[…]

 『红贻』机关算尽算不过命

1
?不知道人到底有没有命,古人说的“富贵在天,生死由命”,在某种程度是是有一定道理的,很多事情你费尽心思去想去做去拼搏,那种机缘和运气却并不一定属于你;而无心插柳的事情却很可能发生在你的身边,一下子改变你的地位、身份和运气。所以佛家说,人生的机会,就是“这一刻”,因为现在是惟一的答案。生死无常悟真理,聚缘故我在,缘灭故我散。 有人说,不苛求永远,永远有多远,我们都看不到。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在生活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