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八卦 »  » 关于乡愁之说带来的口水战

关于乡愁之说带来的口水战

去评论
写写字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现在只能说是敲字的快乐了,我们的书写能力被键盘取代,在指缝之间敲击某种文字的浪花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上午在看《新闻学》,其实也没有看进去,那也是对自己的一种精神慰藉,有本书在案头总比空苦恼着好。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究竟喜欢做什么,生命就是在各种无端的观望和犹疑中慢慢消耗掉的吧。 群聊是一种无可替代的生活方式,尤其是有着相同情结的人,或许将近年关,同一地域的同学和老乡群异?;鹑?,大抵聊得也是关于乡情乡愁类似的东西。最近特别喜欢郭文斌对乡愁的描述,他说,“记住乡愁,就是记住社稷。记住乡愁,就是记住祖宗。记住乡愁,就是记住恩情。记住乡愁,就是记住根本。记住乡愁,就是记住春天”。郭文斌还说,“人一旦没了故乡的概念,一切病相就要来了。现代人生活在城里,没有一个共同的地理凝聚力,房子常?;?,漂泊感就来了,漂泊感带来无根感,无根感带来焦虑。不像古人,不管走多远,心系故乡?!? 因为郭文斌提出的这个乡愁,我截了个大大的图发送到同学群里,忽然之间引起一场口水大战。 问心斋主人 :@香樟树 这个人是大忽悠;去大都市享受生活了,再折腾麽事乡愁? 香樟树:没有文化,懒得理你。 问心斋主人:既然记得那么多,要回家才对??谑切姆堑募一?。 香樟树: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怀宁高河过年呢?你回来干嘛呢? 问心斋主人:我是兴奋,回家就兴奋。 香樟树 :是不是又要口水仗??? 香樟树:那还不是乡愁的东西在作怪么? 不正和尚:你们打,我看着。 香樟树:助力助兴啊。 问心斋主人 :@香樟树 这小子一看就是无病呻吟。 香樟树 :你回来PAPI啊。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以前在老家混不到饭吃,现在日子能过了回去拉动下经济。 香樟树 :怕是有衣锦还乡的心态吧?你不回去高河人也会过得很好。不会因为你不回去就没有饭吃,大家都过得挺好的 不正和尚:楚人沐猴而冠。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让大家都不回去那人更是满口胡言。 不正和尚:我的梅干菜扣肉上了蒸锅。过一小时就能开吃。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尽力而为之,比那些只说不练的好点。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你天天在家洗猴子。我天天在家乡,不必沐猴而冠。 问心斋主人:我看你经常带个帽子。 不正和尚:带帽子的是那些富贵回乡的。 不正和尚:你跟凤鸣打啊,找和尚干什么? 香樟树 :你把老丁气得跑了哦。 不正和尚:谁叫你不饶人? 不正和尚:其实中国人都有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的思想。不光楚人。 问心斋主人:上次看你照片上带了个大檐帽。 香樟树:以后拒绝问心斋主人同志入怀宁境。 摩卡:怪不得我总想回家,是因为缺钱的原因。富贵离我总是遥远。 问心斋主人:昨天跟你们聊忘记移仓,生活费都没了。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衣锦还乡又有什么意义? 不正和尚:@摩卡 你是想富贵了之后再回乡? 问心斋主人: 不就是虚荣心作怪。 摩卡:@不正和尚 我才不是呢。 香樟树:务本力田,恰如其分就好。 摩卡:我天天想着家去。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你没资格入怀宁籍了。 摩卡: 昨天身体不舒服,身子发虚。这个点名,还是不习惯。 不正和尚:用鼠标点右键。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我实大实的授之以渔,你们尽喜欢被忽悠。 香樟树:这是张英大宰相在其《聪训斋语》里的经典语训。 不正和尚:张大宰相怎么不身体力行呢? 香樟树:他教导后人的话没有错啊。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你肯定没看过这8个字。 不正和尚:在家种田多好,当什么官呢? 香樟树:后面的四个字改了。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务本力田”啥意思? 香樟树: “务本力田,随分知足”这是原句。 不正和尚:中国人一向以耕读为本。 香樟树:他的观点没有错啊。 不正和尚:务农读书。 问心斋主人:张宰相的意思是我有这个能力就去拿本参奏,你有力气就在家种田。 不正和尚:轻工商? 香樟树:这个田可以理解很多啊,很宽泛的“田”。 香樟树: 大姐我去搬砖了,你们接着聊。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那是后人被迷惑,古人谁没事干写个字还搞那么多奥秘? 摩卡:你这不像土豪,土豪都是没文化的暴发户@边城浪子。 不正和尚:务本就是我有这个能力就去拿本参奏吗? 问心斋主人:都是现代教育整的那么多邪门。 摩卡:还是不舒服,下了。 香樟树:与时俱进,那时候除了农田还有什么???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宰相可能没你想象的那么谦虚。 不正和尚:@摩卡 掉水吧。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家里的一亩三分地。 香樟树:不过人家六尺巷的风华也不是你帮着编出来的吧。 问心斋主人:那就是白天有任务拿本参奏,晚上无事回家出力犁田。 香樟树:和尚真暖。 摩卡:和尚是个暖男,谢谢。 香樟树: 话题又出来了,“珍惜生命,远离暖男”。 问心斋主人:高官是以退为进。@摩卡 搞两粒吗丁啉。 尼玛,掉水好像是目前肝癌多发的一个重要诱因。 摩卡:@香樟树 @边城浪子 又来一暖男。 不正和尚:网上有个家伙掉盐水,拿真盐化水注射。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能抗不吃药,能吃药不打针,能打屁股针么掉水。 晓爱@摩卡 吃两粒诺氟沙星吧。 不正和尚:拉肚子好受吗?严重了会脱水。 摩卡:@晓爱 谢谢。 晓爱:@摩卡 不客气@摩卡 吃两粒就能见效。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真是要少掉水。 摩卡:好,我马上去买。88。 问心斋主人:淡盐糖水补充体液一样。胡吹还聊解决不了生活,看来要封群了。 不正和尚:奶奶的,圆通把我的邮包转了大半个中国了。 问心斋主人: 帮你完成了周游全国的愿望。 香樟树:接着吵,来了。那个啥云儿,在这之前你咋不弄出个“深蹲”呢,那就提前走红啦?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忙着给丁大少做业务推销挂面。@香樟树 把和你斗争的事情忘记了,让你冷场了不好意思。 香樟树:这是个不一样的世界,“深蹲”也能红,也能早就女神;云儿,只要道德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赶紧走红吧,我给你当经纪人去。 接下来,关于“沐猴而冠”成为了我们经典不息的话题。 香樟树: 肃静、安静了几天,今天下午无事,闲来找人吵吵架。不过真得肃静几天挺好的,人生需要静养。免得产生不必要的垃圾。 香樟树:还有,那天关于乡愁问题的继续探讨。 云儿:你离家那么近有我愁吗? 宋光东:就是,还有俺大东北的呢。 香樟树:给我滚回来。 香樟树:我刚才在说呢,强烈想回小城生活,开个店做点营生,带儿子到怀中读书,慢慢在那里生活终老。你们说好不好呢? 宋光东:嘿嘿,怎么滚? 香樟树:人生都已经进入下半场啦,在外面转悠有毛意思啊。 宋光东: 我也这么想的,听说高铁快动工了。 香樟树:圆的呢,就近滚;方的呢,将就着滚;一句话,爱咋滚咋滚。 宋光东:呵,打乒乓球呢,拍来拍去都是滚还转呢。 香樟树:不是听说你去鸭绿江上战场了么? 宋光东:可惜最近那儿不景气。 香樟树:余秀华的诗最近火了,你们读了么? 宋光东: 我去,没看到。好像不曾也不想去读。你觉得如何??号称要去睡谁? 香樟树: 因为《知音》作者群里的话,上午还做了大讨论,哈哈。 宋光东: 不知谁睡谁呢。爱谁谁,反正我不睡。 【吐槽】西安刘建涛: 当然我不是对香樟树同学有什么看法或者敌对。双击查看原图 香樟树: 一首诗能引起大多数人共鸣就是一首好诗。它能走红就能说明此诗有大多数人心灵或记忆的海的一些美好元素 无论如何,它代表余秀华的一种情怀,也是女诗人的一种情怀。她是女人也好、农民也罢、脑瘫女诗人也好,但她的诗传递了一种精神或者情感和生活的温度,不仅仅是此首诗。因为余秀华、因为她的诗,让我想了很多,就是无论什么人,哪怕很卑微,他/她都有一种表达世情舆情的一种能力和权利,喜欢文字的人,都有表达的权利。所以,在活着的时候,要好好表达,才不枉活这一辈子。 宋光东:什么个情况?有攻击者了??反正我不太感冒这个,我又不写,欣赏不了如此的美诗。 香樟树:抛开一切外在因素,我觉得余秀华本人还是有一颗观察者的心的。 宋光东: @香樟树 你是写诗的还是写文的。有点深度吧,我觉得。 不正和尚: 余秀华是谁。 宋光东:只要不是海淹不死人就行。 香樟树:百度。 宋光东:湖北农妇。 不正和尚:跳不跳广场舞??? 宋光东:去睡你的那个。 不正和尚:会不会小苹果? 宋光东: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那个。 不正和尚: 有必要跑那么远吗? 宋光东:其实我觉得中国好歌曲上的何润洁写的那个情歌2真好。 香樟树:人家有诗人的情怀。 宋光东:听得美写得美,简直一青涩的青苹果。广场舞变异了。 香樟树:你们就看简单地“睡”,这就是差异和境界啊。 宋光东:都穿海军服了,大妈变辣妈了。嘿嘿,就看了一眼,懒得去研究。 香樟树:关于那个“沐猴而冠”,我又想深究。 不正和尚: 我现在只想世俗地活着。在世俗中修行。 香樟树: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沐猴而冠”。 徐海宝: @香樟树 这个是你的笔名吗? 宋光东:俺江湖人士,反正有睡的我也不拒绝。 香樟树:需要丁大少向集体道歉?;倜鹣绯钪?,罪大恶极。 宋光东: 这会儿集体燃烧弹了。 香樟树:我不跑,我在喝水呢。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尊重的提议,你以后笔名就用。沐猴以冠。 不正和尚:一帮凡夫俗子,这个很好。 香樟树:此号送与你最适合。 问心斋主人:@不正和尚 么瞎想象,先去看看这首诗。 不正和尚: 其实我们谁不是沐猴而冠呢?俺书念得少,高精尖的东西不会。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笔名要代表自己的思想却要讽刺某些人或者社会现象。@香樟树 我笔名是问心斋主人。 香樟树:众爱卿帮我策划策划,如果回家乡开店什么营生最好? 宋光东:卖人生果,长生不老。 香樟树:突然灵犀所至很重要。 问心斋主人:但作为一个脑瘫患者能写出文字就不错了,不管是不是改编还是自创。 不正和尚:你怎么还没改名呢? 香樟树: 我坦诚的也是这样一个观念,她很不容易。 不正和尚:你看我上次说改就改了@边城浪子 香樟树:她有一颗观察者的心和脑,能表达自己,这样的女人不容易。八卦不是一个问题;八卦是一种症状。 香樟树:继续发表对“沐猴而冠”的见解,仔细聆听……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你没在那边说,以后别都TMD的谈文字和文化人了,结果还不如个脑瘫女子? 香樟树:刺痛你哪根神经啦? 问心斋主人: @香樟树 你要去刺激刺激知音那边的伪文人们。 香樟树:关于这一点,我觉得那个什么不正和尚读书还是有点道道的。 不正和尚:过奖了。 香樟树:能把深刻的社会和人文话题用四个字就解析了。水准不是一般地高,自惭形秽啊。 问心斋主人:指点江山要站在高处,站山脚哪有资格评价山顶的风景。 香樟树:你一个山顶上的人还跑到这个小群来招摇啥呢。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要多向那个脑瘫女人看齐,她身体上不便,精神上已经强奸了她想象的对象。 香樟树:强烈需要把那个女人送给你。 问心斋主人:@香樟树 所以我们只能家长里短,那些高深的学问不是你我能懂的。 香樟树:我对和尚给出的那四个字深有感悟,你发啥怵呢?;髦辛四愦嗳醯男牧榛故?? 问心斋主人:么装着去搞人生总结,现在不是文化革命时期,炮手现在东莞都不需要了。@香樟树 跟我屁事,18年没和你们聊天我不一样过得好好的。 不正和尚:好一场才女大战土豪。 双问心斋主人:这词不算刻薄、要整点新意。 香樟树:都是你自己揽去的,和我啥关系?是你自己发怵的啊。 不正和尚: 建议今日暂且休战。 问心斋主人:怵个鸟。 香樟树: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往自己身上揽的啊。 不正和尚:停战吧。 问心斋主人:谈谈乐乐最重要。 不正和尚:明天再来斗。 香樟树:为啥一讲个“沐猴而冠”你就六神发怵向我开火? 问心斋主人:泼泼脏水,骂骂街,只要你心情好就行。莫添堵就行。 徐海宝: 喝点吧。 香樟树:你堵啥?闹心,对吧。 问心斋主人:我是看有些人拿抄袭打击脑瘫女诗人。 香樟树: 堵心? 香樟树:那是你自己堵的啊。和尚刷屏,和尚救火。 问心斋主人: @不正和尚我比较赞成这个人的观点,很客观 不正和尚: 古人说“诗无达诂”。 问心斋主人:很多人只是找热点做工具,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同当年海子死后被放大到对抗当前社会什么什么。 不正和尚:同一首诗,每个读者看到的都不一样。其实想把现代诗写好是真的不容易。你们看看这首怎么样? 不正和尚: 隐遁 在空气中隐遁,隐去四肢,只留一颗头颅 它一定要有思维,感情 要能感受四季 面容是绿色的,这样的脸适合在自然中 或者皱皱巴巴,仿佛一块朽木 将记忆托付给鸟儿,食风霜,饮雨露 在一些腐烂的故事里沉睡 隐遁起来,让世人再也找不到你 做一尊虚无 没有人能将你从这样的美学中拉出来 永远和尘世隔着距离 可以放浪形骸,做逍遥游 上天,入地 万物皆为好友 悲伤时一定要像深幽的山林,保持寂静 欢笑时可以松涛阵阵 ——你的心灵只向自然敞开 人类看不见 那一波一波无形的电流 穿过尘埃,穿过朴素的唯物主义 问心斋主人:唯物主义到底是什么 不正和尚:求点评。意识形态。 香樟树:近些天,我一直在深入学习“沐猴而冠”这个成语。觉得和尚不是一般地有学问,还真是真正的读书人。 不正和尚:读了几本旧书而已,算不得什么。 香樟树:“诗无达诂”,我有过肤浅的眼缘,但真没有深入去了解过。 不正和尚:不敢在你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面前显摆。 香樟树:好像是针对秦始皇那个什么年代的一个文化现象吧。 不正和尚:你大学学得什么专业? 云儿:我学的是攻击论,还有旁观论。 不正和尚: 古代诗论的一种释诗观念。汉朝董仲舒说的。 香樟树: 对。我们都是伪读书人,真正通达的是费孝通那人。那才叫真正的读书人。貌似李小文之流。 不正和尚:只有那些大学教授、学者才是真读书人。世上书太多了,哪里读得完呢。 香樟树:现在的大学不同于我们曾经脑海里幻想的大学。根本读不完。不像现在很多人“蚂蝗听不得水响”。 不正和尚: 那个将军真是奇怪了,把我轰上群,自己溜了。 ………… “沐猴而冠”,《现代汉语词典》第五版解释:沐猴(猕猴)戴帽子,装成人的样子。比喻装扮得像个人物,而实际并不像,只图其表而已。沐猴:猕猴,猕猴戴帽子,装扮成人样,比喻外表装扮得很像,仍然掩盖不了其本质。 这里直接将“沐猴”解释为“猕猴”,并没有阐述原因。 哈,关于乡愁之说带来的口水战,关于沐猴而冠带来的异常悸动和自省、反省。古人的智慧真是空前无敌啊。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