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荷岭上黄垱
周强用这10篇文章回顾我们的2015年
杜莉烟雨塘西 浅浅入梦
周祥新苏州河边
东鑫娱乐平台 » 读书 »  » 电子书:别无选择

电子书:别无选择

去评论


    如果不是xuyan又一次提起“看电子书难受不难受”的问题,我大概不会在晚间灯下干活的时候,思绪飘忽,回顾自己的读书历程。如刚发表的一篇小短文中提到的那样,书籍对于我来说,是平凡的生活中的一点点缀,它太没有“价值”,和柴米油盐相比轻飘飘,却又太有价值,给焦躁的内心一点安慰。

    刚工作的时候,对枯燥乏味的岗位职责并不适应,却苦于找不到突破口(当然,到了儿也没找到突破口,成了一个面对自己可以苦笑的理由)。不知道哪一天,我在报社大楼里发现了一间图书室。那间图书室说实在的真是不错,虽然书不多,但管理书的阿姨人很好,大约是因为枯坐书房寂寞,分外愿意和人说话。在不忙的时候,我们会聊一聊,说说书再说说各自的生活。她的一儿一女,我的琐琐碎碎。

    阿姨让我愉快的理由之一是,她非常乐于听我们推荐书目,说是有好书尽可推荐,虽然报社的购书款项比较有限,但还是可以买上几本的。图书室内有一个挂钟,几盆植物。坐在藤椅上我有时候瞭望一下窗外热火朝天的人们,觉得自己的青春就要这样流走了,而我的确是无可奈何。有时在图书室枯坐半天,也没人来借书,我不由得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我太不务正业,还是大家太过浮躁?答案可能兼而有之。但必须承认,我确实羡慕那些忙起来没有时间读书的同事们。

    坐一会儿,提上一袋子书回座位,不能不说,那时的心理比较复杂。那时候有时会考虑爸爸的阅读口味,所以会刻意借一些历史相关、传记相关的书带回家去。有一天翻到部主任的借书卡,发现他也借了各种各样轻松的书籍,这打翻了我对他“严肃深刻”的印象。又过了好久,我们说起这个话题,他告诉我,那些书都是他借回去给自己父母看的。部主任已经50有余,我那时才是20中段,没料到我们能找到这么一个共同点。

   后来我离开了报社,也离开了家人和朋友。在爱尔兰,正规的机构里,除了大使馆赠送的中国介绍类书籍(这种书我恰恰并不需要)、社区信息中心摆放的免费读本《新移民指南》和移民局的“让我们送你回家(一种类似帮助‘黑人’回国的计划)”宣传册,我没有找到任何中文印刷品。我曾经在社区图书馆找遍所有的书架,借回来几本和中国有关的书籍。也曾经跑去“National Library”,用自己极为不流畅的口语,问他们有没有中文书,甚至要求办借阅卡。只可惜费尽口舌办来卡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所谓的“National Library”,原来是“国家档案馆”,不是“国家图书馆”。

    所以我把回国当成了一次难得的机会,随身背的背包中,如有可能,一定要多塞一本中文书。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访谈叫“孤岛访谈”,说是把你放到一个孤岛,衣食无忧,可只准你带一本书,那这是什么书呢?对于这个问题,我的人生把它改成“把你放到一个有互联网的孤岛,衣食无忧,但是一年只能凭自己的力量背一包书,你带什么书呢?”为了这个带书,我的书单缩了又缩,最后甚至要眼泪汪汪地和老公争辩起来。我们的托运行李限额是一个人20公斤,箱子本身有4.5公斤,衣服也很重,那些书在秤完之后做出各种排列组合,真重呀。

   后来我沉溺到豆瓣上,加入了一个又一个读书小组。有一天,我在一个小组搭车求林达的书,一个朋友,海马,给了我一封豆邮,邮件是这么说的:“google 林达+西班牙旅行笔记 iask,后面那个iask我经?;怀蒮liiby, 或者rayfile等等,时常有惊喜?!?/P>

   离开那些书快要两年了,这就是我等到的一扇窗。其实我并非爱书痴狂的人,也不会随时随地和人谈论书,更不会认为一天到晚无所事事读书是件很美丽的事。但书籍,它的确给我以慰藉。读到一本好的书尤其如此。
 
   所以,在0和电子书之间进行选择的话,其实是没有选择的。难受不难受,已经是无法去考虑的一个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看久了电子版,觉得也不再像以前那样难受了。



3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更换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